陕西和光书画院
座机:029-86117237
Q Q:52329391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吐哈石油大厦
联系电话:13891846835 ,13384976061
西安和光书画院 > 详细内容 >

苦瓜家园吴冠中师生作品展百雅轩开幕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11-7

       绘画艺术是一门极其高雅的艺术,需要长时间的坚持创作,坚持写生、思考,方可才能够创作出精美而感人的作品来。相反,欣赏者则也需要进入长时间的观察、领悟其中的妙论,再与其他画家交流学习,了解各家所言(长),研读绘画理论著述,其对研究画家意识形态和创作意图等等都是必不可少的。中国画是用水、墨、宣纸、人的气力、修养等综合因素结合在一起的一个“综合体”,中国传统水墨绘画与西方油画艺术有着截然不同的绘制方式,他的基本概念是一致的,都是追求美的因素。中国水墨画一笔下去就要见分晓,要笔笔到位,不可有修改的痕迹,点、线、面、布白、皴法、染色等,都是极为有讲究的。而西方油画可以覆盖,画坏了可以刮,刮了再画,水墨在宣纸上绘制的是不可以修改的,已经修改就失去了原来的韵味,这个是需要十足的功力才能够在胜任和驾驭笔墨语言,熟悉掌握笔、墨、纸张的特性,在宣纸上挥毫泼墨,自由舞蹈。这个前提需要多年的科班专业训练。
       俗话说:“内行的看门道,外行的看热闹”。是的,每一行都要有他的道理,不懂的就是不懂,即使懂得也需要一段时间的专业知识学习,总之要真实的功夫,真实是绘画艺术的根本,也是各行各业的根基。绘画艺术与其他学科又有所区别,尤其绘画艺术是一门视觉艺术,一看就清楚,一目了然。
       第一次见王亚格先生是经朋友认识的,看过他的作品感觉有着另外一种思考。王亚格在西安成长、西安读书学习,又在西安工作,加之家学的影响和身边文化的熏陶,因此他对西安的了解是发自内心(肺腑)的,又在西安美术学院学习中国画,对传统绘画艺术有着很好的了解,笔墨语言的驾驭还是相对到位的。绘画艺术需要长时间的研习,需要交流指点迷津,通过各种形式来填补自己的不足,学习前辈和同行的优秀艺术成果,广泛吸取各家的建议和意见,参观各种重要展览,有机会尽可能参与,在参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也能够促使自己的创作提供动力,并阅览古今中外优秀画册,补充各种营养。
       辛卯深秋,王亚格先生在十三朝古都西安举办了“王亚格山水画展”,并举办了学术讨论会,邀请我出席并作了简短的评述。当天邀请的美术界朋友还是不少,参观完了展览各位就纷纷给王亚格的画展给予评价,讨论会由美协负责人主持,说明美协对青年画家的重视。在场的嘉宾按着座位次序顺序发言,每人四到五分钟左右,经过十几位画家、企业界的负责人的发言,我觉得大部分发言都是说好的,很少有提及负面的,或提及今后怎么创作的问题?联想到这个是当下美术界的通病,在我看来这个是与学术是相违背的。西安美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教授李玉田先生则从后者进行了探讨,给予了鼓励性意见,提到的意见和建议是十分中肯的,也是可行的,不需要“震撼”、“栩栩如生”之类的词语来描述,现在的情况是还要继续研习,创作出自己的一条路子来,才是画家在美术界有所成长,这些也是当下美术界存在的弊病中得到启发与反省。
       我的意见很明确,实事求是地进行了评述。首先王先生是十分勤奋的,画家必须要勤奋,画是一笔一笔画出来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看到王先生这么多的作品说明他的勤奋,在浮躁与繁忙的今天,各种应酬的繁琐,还能够保持大批量的创作形态,望今后这种精神继续保持和发扬;其次从作品看,王先生的作品都是实际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因素,说明他很注重现实生活,对生活观察的细微;其次他的作品笔墨应用尚需研讨,中国画就是中国水墨画,是“中国画”的全称,水墨是中国画特有的绘画样式,前两者做的相对较为到位,后者急需解决,就是笔墨的问题。笔墨是中国画的核心语言,是内在修养的根本。笔墨也是各种讨论会上经常出现争论喋喋不休的话题。王先生的画中的笔墨需要再进一步完善,避免出现“死墨”、“均匀”、“对称”的弊病,画面中“笔与墨”的关系融合要得到恰当好处,这个需要长时间实践修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能着急,需要潜下心来慢慢地研读画史画论,吸取古今优秀的艺术成果,会对绘画艺术有很大的帮助。画家之所以能成得上“家”的,是要有丰富的学养(俗话说:“学富五车”,“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丰富的阅历绘制出别样的艺术作品,和丰富的理论水平,方可称得上是画家,没有这些否则就是画匠,或什么都不是。
       面带着温文尔雅的儒者形象的王亚格接触几次,了解了其人其作,他的身上确实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首先是他的真诚,这个在他的画中表现的极为到位。中国古代画论讲:人品,即“画品”。有了真诚,再有虔诚的心去学习、创作出更多的优秀成果。王先生比我长近一轮,认识程度当然成熟了很多,看问题非常的冷静,在用笔用墨的过程中方可表现的很娴熟,至于画面语言的表达待进一步探究。纵观上述,我都是针对学术研究而言,并无其他所向,给王先生提及意见仅供参考,不是全部,相信王先生从今天开始必将再上新的艺术台阶,更上一层楼。望在新的艺术创作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1年11月23日  西安美术学院(草)
                                             (作者  高海平,系广西艺术学院硕士,西安美术学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