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和光书画院
座机:029-86117237
Q Q:52329391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吐哈石油大厦
联系电话:13891846835 ,13384976061
西安和光书画院 > 详细内容 >

苦瓜家园吴冠中师生作品展百雅轩开幕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2-11-7

         西方绘画接近建筑,注重的是形和质,中国绘画接近文学,看重的是意和神。西方画家习惯于客观地观察和描摹自然,画家独立于描绘对象之外,中国画家常常从感觉上把握自然,认为人与自然是一个整体,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而不是独立于自然之外,即“天人合一”的思想,认为在最深层,最深处,人和动物、植物有一个共同的根。八大山人笔下的鸟兽都有一双异常大而讶异的眼睛,“白眼望青天”,那一双双眼睛,面对苍天,有被迫害者的惊惧和疑惑,有被压迫者的无奈和悲愤,有挣扎在社会边缘者的孤傲和不懈的追问。每每凝注画面,我总感到那些鸟兽其实是画家自己,山水、树木、鸟兽都是画家瞬间心象的呈现。
        王亚格的绘画之路,起初以西方的水彩和油画为主,后转向中国水墨。他身上有着画家最可宝贵的素养——灵性和敏锐的感觉。他能听到山的声音,能感觉到树的呼吸,说人能跑到山里头,灵魂会到山顶的树梢,树是山的头发,风吹树摇山就笑。我想,他说的人能跑到山里头,并不是说沿着弯曲的山路进入深山里,而是说人的心会伸进契入山的肌体深处,就像山里的树,将根须深深地扎入岩层深处,或者是说人的心能感触到山的心脏的搏动,能与大山的心同频率跳动。他的灵魂能飞到山顶的树梢,沉静、寂寞而又愉快地吟唱。
作为画家,首先要有真实丰富、深刻敏感的灵魂,其次是为这个灵魂寻找适当的表达形式,即就是说,思想第一,技法第二。灵魂的高度决定作品的精神价值,表达形式的高度决定作品的艺术价值。王亚格深谙此理,因此他一方面不断地充实、丰富、深刻自己内在的精神素质,一方面努力探索绘画的技法、技能,锤炼自己的笔墨语言,寻找最恰切地表达形式,而不拘泥这个形式是西方的还是东方。
王亚格科班出身,勤奋执着的他不断地磨砺着自己的造型能力和绘画技法。《危险的凳子》、《前楼的画案》可以看出他扎实的素描底子和写实功力。
       渐渐地他感到不满足了,探索研究如何将中国绘画的神韵和意境融入其中。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追求是成功的。《夜雨潇潇》是水彩和水墨的结合。虚虚晕开的水墨表现树干在雨中湿淋淋的样子,形象极了。而蓝色、紫色、绿色、白色等色彩,作者精心调配,以蓝色为主色调,众多的色彩并没有冲突或杂乱无章或脏相之感,反而能恰当地表现雨夜单调的丰富,予人深沉、静寂、肃穆之感,无端地还有一点儿淡淡的悲伤和忧郁。《十月印象》、《山乡秋野》仍是彩墨作品,用浓墨、淡墨构造树干和树枝,色彩浓郁的深黄、浅黄层层渲染,单调的色彩制造出了秋天的丰富、充实和欣悦。这些彩墨作品,水彩中流溢飘浮着中国水墨画动人的意蕴和神采,是东西方绘画技法的融会和贯通。
       他的探索和追求没有停步,当感到在表现人内在的精神的深邃和幽远方面,水彩和油画的工具和技法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时,1999年,他毅然转向中国水墨,专攻山水画。想将自己对自然的感悟,对生命的体悟,日日夜夜的忧虑和欢欣,渴望和感动,都融入水墨之中。日常凡庸琐屑的生活没有冲淡他对艺术的热爱和追求,珍视生活中的每一缕最细微的感动,当灵感一旦闪现,便竭尽全力捕捉住,将现实之美、心灵微细之感都通过笔墨转化成艺术之美。
然而在这个时代,浮躁和对名利的追逐像瘟疫一样肆意蔓延,书画界也无从避免。但是王亚格是一个谦逊实在的人,能清醒地意识到虚名浮利对艺术生命的残害和扼杀。他天生具有一颗纯静的心,尽力排除外界名利的诱惑和干扰,杜门谢客,潜心研究,一心一意投入大自然,投入笔墨,倾听树木的呼吸,与山水对话。一次次探索,一次次对自己不满意,否定,再探索。对传统的承继中,他珍视的是传统对自己的体悟和启发,而不是泥古不化,一味模仿。他能静下来,沉下来,从而进入中国山水画水墨和笔法的深处、妙处。在内心深处,他当然也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注意,被肯定。但是,他不走捷径,他的捷径就是不走捷径。在山水中,在笔墨间,他并不感到枯燥寂寞,虽然艰辛,却乐在其中。
      《一路溪山秋色香》将点、线、面、块有机协调地织入画面,淡墨灵动地表现了天空、远山、远树的高远和幽深。此幅作品不拘泥于写实和具象,将物象进行大胆提炼和概括,画面流溢着中国山水画的诗韵和意境,气韵生动,意境深远,格调高雅。抽象的画面,往往容易表达人内在的精神世界,引人思索,给观画者更宽阔的想象空间。从这幅作品可以看出他对形式美、抽象美的追求,对中国传统山水画的体悟。
      《陕南写景》,远山取其势,近山取其质。这幅画的层次和空间感强烈,是由于在中国水墨中引入了西画的构图、节奏和韵律。一条小路弯曲而平缓地伸向山里,画面的中部和主要部位开阔空朗,视野广阔,让人心里敞亮舒坦。由于王亚格扎实的造型和构图能力,从而避免了中国水墨由于写实功夫不足而常患的空洞和虚弱之病。整幅画面中和、内敛、朴实、自然,让人感到恬淡静谧,温厚和雅,是一幅难得的佳作。
王亚格还很年轻,艺术之路还很漫长,有待他不懈地探索和攀登。不过,我们已经听到他优美而独特的吟唱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定会将真情用最恰切的笔墨结晶成扣人心弦,引人共鸣的作品,那也是他的灵魂在山顶的树梢吟唱出的最强最美的旋律。

                                                                                                                   ——读王亚格作品有感/   小  文

                                                                                                                                     201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