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和光书画院
座机:029-86117237
Q Q:52329391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吐哈石油大厦
联系电话:13891846835 ,13384976061
西安和光书画院 > 详细内容 >

苦瓜家园吴冠中师生作品展百雅轩开幕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3-2-17

 

幽兰不群濯牡丹
文/牛乾洲
梅兰竹菊者,花之四君子也。然此四君之情操,当首推于兰。兰香而不类脂粉,艳而不穷于妖,美而不炫于市。故历代名家大雅多有艳羡溢美、借此抒怀咏志之词,如程樊《咏怀》诗云:兰为王者香,芳馥清风里。从来穴岩姿,不竟繁华美。由此可见,兰的情操是锁定历代中国传统文人人文品德的不二追求。
幽兰寓深谷,独点寒壁俏。不与花争春,竟得锦如潮。这便是我对画家兰金元先生雅号幽兰的诠释。
画家兰金元先生祖籍山东菏泽,现客居于民风淳朴、雅士云集的三贤故里渭南。未曾于兰先生谋面之初,便耳闻了兰先生在牡丹画法上的不凡成就。真正领略到兰先生牡丹不俗的震撼,还得益于书法家王拥军先生的引见。
记得第一次同兰先生相见,是应王拥军先生之邀前去他家小聚的时候。兰先生初给我的印象根本不像一个现代通常做派的艺术家,他既没有混淆性别的小辫,更没有羞于露唇的密刺杂髯。无论衣着与谈吐,无不符号着一个传统文人的特征。兰先生身材魁梧,然风度翩翩,言谈举止风趣幽默。那次,与兰先生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本想向兰先生求得一幅墨宝,但终因初次相识怕有唐突之嫌,思之再三终未启齿。
那次相见之后月余,王拥军先生电话告知我兰先生及几位书画名流要来他家搞一个私人笔会,问我是否有兴趣参加,得知有兰先生参加,我当然满口答应欣然前往。
所有客人到来之前,好客的王拥军先生早已将功夫茶具准备妥当。人陆续到齐之后,一起品茗寒暄了一阵,便分别在王拥军先生的书案和餐桌上铺毡展纸开始了挥毫泼墨。这是我第一次亲临兰先生作画现场。在此之前,只是听说兰先生专攻牡丹,我对于先生的执著与追求,虽也从内心里多有推崇,甚至也有几分羡慕与佩服,但却也未曾真正见识过。在我的印象里,牡丹无非就是大妖大艳那种农村人家嫁女时嫁妆的被面,除了有一点喜庆之外,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尘俗的元素了,似乎再也想象不到有什么可圈点的地方。因而,我的目光便一直留驻在几位书法家的案头。用一个近似外行的眼光,审度着每一幅字的好坏。直到王拥军先生要给正在作画的兰先生拍照留念而请我参谋一个最佳角度时,我的目光才移到了书房里兰先生的案头。只一瞬间,我便被兰先生的笔尖将目光牢牢的框在了他的画幅上。
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原来牡丹竟也能这番融入纯朴的田园。先生的笔下是一幅斗方,斜次向上的一枝牡丹,黛的枝丫似乎透出了一股历经沧桑后的成熟,三两朵粉的花儿水灵灵的丰腴了旷野里的苍白。也许是花的芳香,抑或是浸润了花儿的露珠饮渴了的某只小鸡,竟引得几只正在花下觅食的毛茸茸的小鸡一起仰头张嘴于花下,不知它们是为了这美丽而歌唱呢?还是期待下一滴露珠该惠及自己。总之,一地的嫩草芽儿也已无暇顾食了。我亦如这几只小鸡一样,忘却了王拥军先生请我过来的目的。直到王拥军先生调整了若干次角度问我这个角度如何时,我才想到了自己的任务。我头也没抬地对王拥军先生说:随便照,不行了再拍嘛。
那次不久之后,先生亲自到我家送来了一幅画。画到我手的第二天,我便将那幅画送到了装裱店。裱好之后,我郑重其事的挂在了客厅沙发后的正中央。此后,我又多了一项爱好,或者说是又多了一个舒缓精神压力的方法。但凡一个人独处或有心事的时候,我的目光便会徘徊其上,在一份纯朴的田园境界中寻求心中沉郁的超脱和形似大富大贵背后的那一份闲适。
这幅画对我来讲,的确冰释了不少的愤懑与无奈。我从中领悟到的是一份隐约的开阔,读到的是厚重历史沧桑尘埃落定后的豁然开悟。人生在世,注定了与之相伴的便是矛盾纠葛,苦乐交替,尔虞我诈的现实。但仅是这一幅画,却给了我对人生,对自身的存在与价值有了全新的理解,也启迪了我如何在微笑中踏过红尘的浓雾与喧嚣,一步步归于理性的洒脱。我依稀记得有一首词有这么两句: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这是何等的伤感与哀怨啊!早些时候在听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曾经泪眼婆娑,莫名的牵出了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然而现在,就是先生的这幅画,却给了我不再流泪的理由。
因此,我对先生及他的牡丹总结了一句我认为十分恰当的定语:幽兰不群濯牡丹。
 
地址:陕西省渭南市邮政局     牛乾洲
邮编:714000
QQ:1047439290
电话:15309137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