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和光书画院
座机:029-86117237
Q Q:523293918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含光南路吐哈石油大厦
联系电话:13891846835 ,13384976061
西安和光书画院 > 详细内容 >

苦瓜家园吴冠中师生作品展百雅轩开幕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8-21

        

        我很早就注意了余继忠,写得好!现在从心里叫一声“好”很难,但我要说的是,余继忠写得好!

        好得是作品从每一个字到整体的气息,从局部到整体,从审美的趣味到表现的方式,从传统的吸收到变通,从古典到现代,古趣今字,古质今妍。其书法,爽爽有韵,藏巧于拙,浑朴条畅,纵横如意。因继忠等一批后起之秀,陕西书坛发生着转捩和改变,轰轰烈烈变为了静水溪流,高坡猛吼变为了低吟心唱。他的作品证明着一切在向传统回归的路上,传统变得陌生而又亲切,书法写得异质而又斑斓。确切地说,每一条通往书法的路都靠着心来写,朴诚的继忠,老老实实,一丝不苟,神采飞动,气韵饱满,他最终书法结一个什么样的“壳”,现在还不能判定,但绝对是一个优质的潜力股。

       继忠的书法,明显看出从章草和简书及魏晋残纸上讨来了消息。章草简书残纸在陕西不是没有人写,而是没有余继忠写得纯粹,全国写这方面的高手很多,能写出神采,能写出性情,但是写得纯粹倒不多。纯粹不是一个标准,而是一种气息,一种对于传统接受的质感。继忠这几年所写的章草简书,写出了一个似曾相似又似曾不似的新面目,屡屡被全国展的评委看中,屡屡入展获奖。以这种书风,引领了一批人跟近。全国十届国展上的评审,我就是作为一个观察员看着他的作品从初评挑出进入复评,又从复评进入终评,最后被以得分最多之一放在了获奖作品的队列之中。陕西人惯常的的“长枪大戟”、生猛刚烈似的风格他没有,陕西流行或准二王的风格他也没有,他的作品很多是一种小块的别致的组合,每一个字都有来头,每一个块面都颇为的自然恰美,气息别致,根植传统又变于传统,作为正宗的异类,他的作品在一堆作品中非常地“跳”。当代书法展,靠实力,靠才情,靠运气,有实力可以去拼,有才情才能发光,有运气才能入选获奖。这三点,继忠都占了。

       当代书法的审美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传统写成一个什么样子,评委们自己也说不清楚。评委首先是一个审美的挑剔者和等待者,他需要从很熟悉的书法中找到对他刺激的作品,找到让他服气认可的东西。所以,很多写得很好的作者,和评委写得几乎不相上下,上不去!上不去是你写的和评委经常见到的是一样一样的,他看你就像他看自己,满目潇洒变成了满目做作,满目复制,满目雷同。余继忠是他们等待的一个异类,传统同质但表现丰富,总是在不经意中看到了他的虔诚,他的才性。这个陕北小伙笔下写出了江南的水韵,写出了北方的荒莽,也写出了古人经卷中的沉静气息。用陕西的风格套不住他,但他又不是一匹“黑马”,他不张扬,更不得意,获奖入展的名誉在他身上看不到得意,倒是看到的是一种朴实,一种谦恭。他是谦恭地写传统,谦恭地把自己性情的一面与传统紧密地结合,谦恭地呈露那种几乎不自觉的个性。他的灵秀在他的心里,在他的手上,在他敏锐的把握和控制的能力。他能够抵制各种传统风格的诱惑,一意孤行地写自己选择的路子,认定的一条道走到黑,“撞到南墙”,开花结果。

       继忠的书法,我看到的是既传统也现代,尤其是他把古典的东西进行了复归式的重新组合,他让残纸章草融合出了现代的审美趣味。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创作,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传统重复,它需要的是从古典趣味中生出现代意义,需要的是从心里自然流出的东西,需要在怀古的气氛中感受传统意境的深邃,需要很多难以用语言表述而体悟的无形……,继忠是在自觉与不自觉中写出了这样的情状,它耦合了很多人想要达到又达不到的那种境界,所以他收获了喝彩。

       余继忠和周建旭、唐永平等书坛新秀正在改变着陕西在全国入展、获奖的格局,也在改变着陕西书坛几近多元的颜色。他们的实力是综合的,扎实的传统功底,现代性的表现手段,内容的诗性表达与率意的文雅气度都成为他们能够得到广泛承认的因素。他们的成功在陕西,在全国都有一种范例式的作用,要走一条自己的路,贴近传统,变通传统,文融其内,不激不厉,在“像”与“似”之间写出一个“类经典”式的新的自我。

我作感想:
不是看字是看心,书似简约意却深。
纵使经典临千遍,性情法度笔在陈。
古砚微凹聚墨多,清秀隽永不见尘。
旧墨和烟皴古意,几番炼就莹洁身。
书法的学习与创作,“古”与“今”是相互对应的,继忠的作品,完成着他所能理解的“古”与“今”的转换,古亦为今,今亦为古,而没有笔墨之间涓涓的性情与精神的抒情,没有长时间的实践体悟,何能在笔墨见到神采啸傲的余继忠!
 
 
(作者为中国新闻出版书协副主席,中国楷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http://blog.sina.com.cn/u/2483252134